央廣網哈爾濱9月12日消息(黑龍江台記者陳潛)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昨天傍晚5點左右,延壽縣看守所最後一名脫逃人員高玉倫被警方抓獲。
  我們先來簡單回顧一下案件的經過:9月2號凌晨4點40分左右,黑龍江延壽縣看守所三名在押人員殺死一名民警後“越獄”外逃。當地警方隨即派出上萬人展開搜捕。3號晚上,3名脫逃人員中的李海偉被參與搜捕的武警官兵、公安特警和村民首先擒獲。4號凌晨,第二名脫逃人員王大民在延壽縣青川鄉新勝村被被抓。
  在隨後的近10天時間里,最後一名脫逃人員高玉倫多次暴露行蹤,直到昨天傍晚才被警方抓獲。在經歷了10天的漫長逃亡後,高玉倫如何最終落網?抓捕過程為何曲折重重?
  昨天下午四點多,高玉倫逃竄至延壽縣青川鄉河福村西王家屯他的一個親屬家後,這個親屬一邊為高玉倫準備飯菜將他穩住,一邊打電話向村支書報告,村支書立即向警方報警。與此同時,警方其實也發現了疑似高玉倫的人進入親屬家,民警趕到時,這個親屬已經趁高玉倫不備,將其雙臂捆住,高正在拼命反抗,民警迅速用手銬將其控制住。
  記者在抓捕現場的畫面上看到,那個時候的高玉倫面容憔悴,滿腮鬍子,明顯消瘦,身上污垢不堪。高玉倫逃跑時警方發佈的那個通緝令上的照片,那個時候他一張白白胖胖的大圓臉,象個養尊處優的地主老財,但昨天被抓獲的時候呢?他已經變成了又黑又瘦的刀條臉,看上去只能象個吃不上喝不上的要飯的人了。
  自從高玉倫脫逃以來,其實已經有好幾次被群眾發現了蹤跡,只不過他比較狡猾,在警方圍捕前就迅速逃脫了,根據這些線索,警方在延河鎮和青川鄉劃定半徑5公里和10公里兩個包圍圈,晝夜連續開展地毯式搜捕行動。據高玉倫交代,連日來,在群眾踴躍參與、協助抓捕的強大聲勢下,他已經是饑餓難耐、走投無路了,無奈之下只好鋌而走險,到親屬家來尋找食物。現在高玉倫已經被異地羈押,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之中。
  首先,從目前披露的消息看,正是高玉倫勒死了看守所的民警,可以說他在整個越獄的籌划過程中是處於一個主導地位。高玉倫相比於他的兩個同案犯李海偉、王大民,在各方面做得準備要充分得多。李、王兩個人逃出以後,基本上是漫無目的的亂跑,;而高玉倫,他基本上是繞了一個圈子,一開始是遠離他家的方向,但最後卻是繞回到了他最熟悉的,和他家延河鎮挨著的青川鄉。這表明,高玉倫心裡是很清楚自己應該往哪裡跑和怎麼跑。在逃跑過程中,他沒有饑不擇食被別人發現他的蹤跡,而幾次被村民看到報警,他也是冷靜地逃脫了警方的圍捕,這說明他的心理狀態是極其穩定的,他對逃出來後所面對的困難有著充分的心理準備。
  其次是他們的野外生存能力相差很大。高玉倫身體素質好,經常上山去打獵,野外生活經驗極其豐富,而李、王二人,在這方面比起高玉倫來,要差得遠了。
  第三,高玉倫對延壽附近是山林是非常熟悉的,而參加搜捕的人卻很多都不是當地人,這樣一來,高玉倫可以利用這些地形來躲過搜捕,這也是他能屢屢逃脫警方追捕的一個重要因素。
  最後,當地的自然條件和現在的季節,也增加了搜捕的難度。當地是山多農田多,山林多就直接造成了搜捕人員根本不可能對所有的山頭進行地毯式的搜索;而長成了的農田又提供了很大的遮蔽,記者參加了4號下午的一次圍捕行動,那次圍捕就是在一塊玉米田裡。那麼成熟的玉米桿能有多高呢?記者的身高是1米78,站在玉米地邊上的時候,需要把胳膊完全向上方伸直,在記者手指的位置就是玉米桿的最高處,也就是說玉米的高度應該要超過2米,這麼高的玉米地里,別說一個人躲著進去,就算是在裡面使勁跳,外面也看不到。
  另外,已經成熟的農作物會提供足夠的食物,這才給高玉倫提供了堅持躲藏的機會,要不然話,象他這樣進行不斷逃亡和精神緊張造成的大量消耗,用不了兩三天就堅持不住了。  (原標題:殺警越獄最後一逃犯高玉倫落網 到親屬家找食物被抓)
創作者介紹

toast

tw78twrjw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